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时间:2019-07-08 08:00:01 来源:新闻网站套餐70家 当前位置:飞扬谈社会 > 绘画 > 手机阅读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懂事的背后

是一种残忍的绝望

江一燕说过她小时候的故事。

她是独生子女一代,妈妈是一个小商店的老板,平时很忙,她大部分时间是自己孤独一人在家里游戏、听雨。

妈妈把两只可爱的小狗带进了他的世界,她非常开心,称呼它们为:阿富!阿发!

后来迫于生计,妈妈却把狗卖给了别人。

她的狗狗一直在流泪,她不断的抗议,撕心裂肺的呐喊,可是怎么也阻止不了狗狗被杀。

从这件事情之后,她学会了“隐忍”,学会了顺应大人的心意。

许多年后,妈妈和她聊起那两只狗。

妈妈学着当年的语气喊起来:”阿富!阿发!”

然后笑着说,只要一喊,它俩就会疯一样的从山上狂奔下来报到。

就那一瞬间,江一燕情绪崩溃,红了眼圈:

”妈妈,你别说了.....”

在大人的眼里,不过是一句玩笑话,可是在孩子的眼中,这就是一个无法愈合的伤疤,永远也不能碰。

这个故事,是江一燕作为观影嘉宾,看完电影《狗十三》之后的一个情绪失控点。

她说,长大是必然的,但是懂事要付出太多代价,就像在动物园里被驯服的兽,终要学会表演,游戏。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知乎上有人问,有什么是你当年很喜欢最后却没有选择的东西?

最高赞的匿名答案是:

上二年级那年,一天,爸爸带弟弟去买玩具,我死活要去,因为我想买一个芭比娃娃。

弟弟买了一个陀螺,我记得很清楚,十块钱,十几年前十块钱,包装很大气,陀螺闪闪发光,摆在最高一层的柜台上。

然后我对爸爸说,爸爸我也想要买一个玩具。

我没有说我想要什么,直接把爸爸拉到卖芭比的地方,指着两块钱那种。

然后啊,我爸爸非常大声的对我吼,怎么这么不懂事!什么破玩意!买什么买!浪费钱!

那是傍晚了,夕阳的光通过地板反射在我的脸上,售货员阿姨也看着我,我到现在也忘不了那个眼神。

我只是想要一个芭比娃娃啊,我也是个孩子啊,爸爸,那个娃娃只需要两块钱啊,你为什么要在那么多人面前吼我呢?

我没敢要七块钱那种,我要的,只是一个两块钱的,你为什么不给我买呢?

或许,在她父亲的眼中,女儿长大了,就不应该要玩具了,就应该要懂事,要让着弟弟,不要什么都和弟弟争,可是她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啊。

隔着屏幕,我真的很想抱抱那个被父亲吼着,被逼着不断懂事的小女孩。

有人说,成长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但其实啊,成长往往只是一瞬间。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每一场成长都是凶杀案

这是电影《狗十三》海报上面的一句话。

13岁女孩李玩喜欢的是物理,父亲强行把她的兴趣改成英语,为了补偿女儿,给她买了一条狗,等到狗和女儿产生了感情,又企图把狗丢弃。

李玩数次抗争,最后迎来“威严”父亲的一顿暴打。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那个场景很熟悉,李玩进入浴室之后,把衣服撩开,伤痕累累,脸色是巴掌印,一身都是血。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她把水龙头打开,让莲蓬头上面的水倾泻下来,在水里面悲痛地放声大哭。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最后,把自己瘦弱的身体蜷缩在一旁,像一只受伤的小猫舔舐伤口。

这个时候,我发现邻座的女孩在小声啜泣,或许,她自己小时候被父母打的场景,依然历历在目。

一部青春成长电影让人哭没有什么厉害的,厉害的是你知道,那就是你自己的青春。

透过女孩浴室的镜子,我也看到了自己的童年,母亲的棍子,外公的脚。

但他们打我的时候,我不会哭,更不会躲,因为我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可以在这样的方式下面屈从。

那是一场从心底掀起的海啸,你就静静地站在那里,根本没有人知道。

姜思达说,电影里面的场景简直和自己的成长一模一样。

他读五年级那年,父母离婚,有一次父亲喝酒喝多了,家里刚刚买了一台电视,家里的老人不怎么会用,姜思达就多了一句嘴,说,这怎么能不会呢?

很快,父亲的拳头就过来了,照着他的脑门砰砰地打下来。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这样造成他整个童年都没有安全感,尤其是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,因为你不知道下一秒父亲会对自己做出什么。

有人问姜思达,为什么你身上有一种天生的敏感?

他说:这是成长给我的,因为你从小到大必须得知道大人现在是高兴了还是不高兴,大人是不是下一秒就要开始吵架了,然后你是该要回避还是该劝和?

所以,你从小就在想这件事情,所以你一定会敏感。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整个短片最刺痛我的地方就是,姜思达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,他问父亲,为什么你结婚都不告诉我?

然后说出了那句最刺痛的话:我最大的问题就是咱俩真的不熟。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眼中的泪花。

然后,电话那端父亲陷入了长长的沉默。

在姜思达的心里,他和父亲真的不熟,当初和母亲离婚的时候没有告诉他,如今结婚也没有通知他。

在他整个成长过程中,一直都是一场场凶案现场,身体上的,心理上的,父爱除了给他暴力和冷漠,只剩下一种名义。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父母等孩子的道谢

而孩子还在等父母的道歉

李玩在给弟弟过两岁生日的时候,所有人的焦点都在弟弟身上,她唱着生日歌,被拥挤的人群推到最边缘的地方。

最后,她索性找了一个凳子在人群之外的地方坐下来。

仿佛,那一个人群是她格格不入的地方,有父亲、后妈、弟弟、爷爷、奶奶,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,而她,才是那一个多余的人。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可最为讽刺的是,弟弟是父亲瞒着她生下来的,她两年都不知道,买狗、买溜冰鞋都是用来补偿她的,可是没有一个人问她接不接受弟弟,原不原谅父亲,就全部把目光投注在弟弟身上。

这是一种何等的冷漠和心酸?

电影的推进过程,其实就是李玩被逼学会伪善、假装,压抑内心的过程。

《狗十三》的最后,李玩找回了自己丢失多年的狗狗,最后她却不得不向别人道歉说,对不起,我看错了。

然后,她跑到巷子里面无人的地方,哭的撕心裂肺,只有她背后墙壁上当年残缺的“寻狗启示”,见证了她曾经的内心挣扎。

她说,她害怕狗狗会突然认出自己、扑向她,可是她怎么样也保护不了狗狗。

那一刻,我的眼泪也跟着下来了,这是一种残忍的绝望,终于,我们都变了那个懂事的小孩。

我们这一代的许多人,敏感、自卑、脆弱,总是在按照父母的期望在走。

或许在他们的眼中,孩子也是和玩具一样,是不需要被尊重的,反正只要打着父母的幌子,打着爱的名义,就可以随意控制我们的人生。

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始终会长大,父母以为我们长大后会变得懂事,会感激地对他们说一声道谢,可是,我们一直一直都在等父母对当年伤害的一声道歉。

就像电影的最后,李玩的父亲哭着对她说:“你的爸爸不是好爸…”

江一燕谈往事痛哭:父母等孩子的道谢,孩子却在等父母的道歉

那一刻,李玩的内心终于释然了。

我们终将和自己的疼痛和解,我们终将和过去的自己和解,我们也终将和自己的父母和解,这不是一种原谅也不是不原谅,而是终于能够坦诚的面对了。

这个世界从来不完美,成长很惨烈,但不可否认,它就是我们的青春本身。

我所期盼的是,虽然事实是这样,但当房子暗下来的时候,不要诅咒黑暗,你要起身去点亮一束光。

作者简介:桌子,身高1.85米,有八块腹肌的兼职男模。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,新书《我们终将与美好的一切相遇》现已温情上市!三观比五官更正,思想比套路更深。新浪微博@桌子的生活观 ,个人微信公众号:桌子的生活观(ID:zzdshg)。

上一篇首届汽车技能竞赛决赛微信平台投票结果公布

下一篇巴曙松:金融科技在资本市场的应用进展

绘画本月排行

绘画精选